jodan百科

广告

你知道Tinker Hatfield是谁吗?

2012-03-27 17:26:55 本文行家:GANGBANG

TinkerHatfieldairtinkerhatfieldjordan那个跃起扣篮的Jumpman标志是每一个球鞋迷都熟知的,但是他们很可能并不熟悉TinkerHatfield。虽然他并没有设计AirJordan系列球鞋中的每一双,但毫无疑问,他的设计作品在AirJordan这个被视为运动鞋设计水平顶峰的系列中绝对占据了标志性的地位。从在传奇田径教练兼耐克公司创始人之一BillBowerman

Tinker Hatfieldair

tinker hatfieldtinker hatfield

        jordan那个跃起扣篮的Jumpman标志是每一个球鞋迷都熟知的,但是他们很可能并不熟悉Tinker Hatfield。虽然他并没有设计Air Jordan系列球鞋中的每一双,但毫无疑问,他的设计作品在Air Jordan这个被视为运动鞋设计水平顶峰的系列中绝对占据了标志性的地位。从在传奇田径教练兼耐克公司创始人之一Bill Bowerman手下当徒弟开始,现年55岁的Hatfield在运动鞋设计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包括具有突破意义的Air Max 1和最具代表性的Air Jordan系列等。作为一个专业建筑师出身的设计师,他为运动鞋设计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思考角度。他曾经从博物馆的建筑(Air Max 1)、喷气式战斗机(Jordan 5代)甚至割草机(Jordan 11代)中得到灵感,从而设计出了一些有史以来最好的跑鞋和篮球鞋。以下是Tinker Hatfield的主要设计作品:

   Air Huarache Flight  (W Avar, per Google)  Air Huarache  Air Tech Challenge  Air Huarache Challenge  Air Max 1  

Air Jordan 3  Air Jordan 4  Air Jordan 5  Air Jordan 6  Air Jordan 7  Air Jordan 8  Air Jordan 9  Air Jordan 10  Air Jordan 11  Air Jordan 12  Air Jordan 13  Air Jordan 14  Air Jordan 15  Air Jordan 16 (W/ Wilson Smith)  Air Jordan 20 (W/ Mark Smith)  Air Jordan 23  Air Jordan 2010 (W/ Mark Smith)  

Air Trainer 1  Air Trainer SC  Air Max Trainer

毫无疑问Tinker Hatfield在每个sneaker心目中的分量,甚至不无夸张的说能与乔帮主媲美。每双球鞋的诞生都是一个艺术品的降临,而Tinker Hatfield是艺术界不可多得的一朵奇葩。他与Bruce kilgore(Air Force one之父)、Eric Avar(经典的喷与风的缔造者)是开启了sneaker界的神话。Complex杂志记者Joe La Puma于08年对耐克创意设计与特殊计划副总裁Tinker Hatfield进行了专访:

Complex:Air Max 1的设计灵感来自巴黎的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您是怎样将这一灵感转化为最终的设计成品的?
Tinker Hatfield:嗯,当时我们——我是说我们耐克的团队——正在研究气垫减震技术。你可以用语言描述气垫,可以告诉人们他们的鞋里有气垫,但是这些说法仍然难以理解,我们也难以说明白,人们不直接地感受到这种技术就不容易真正接受它。我当时刚从巴黎旅行回来,我看到了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设计,整座建筑物的内部结构都暴露在外,它开始了建筑设计更为大胆的新潮流。从法国回来后我接着为耐克做设计工作,特别是与气垫相关的设计。我正在设计一双跑鞋,它有体积更大的气垫,我想既然这气垫已经大得越来越接近中底的左右两侧边缘了,何不直接在中底上开两个洞,让气垫直接暴露出来。这样一来我们再也不用费力气解释气垫科技了,人们能直接看到它!就这样,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成了我设计可视气垫的灵感来源。       Complex:你当时说一定尽全力推出Air Max 1,除非真的被解雇。你认为要做出最好的产品就一定要突破一切限制吗?
Tinker Hatfield:我觉得在设计方面越是大胆创新,人们的反对意见就会越强烈,特别是公司内部的。他们担心新产品会超过常见的底线,他们害怕未知的事物,因为他们只想万无一失地赚钱,是吧?                       Complex:你是说对超越底线的焦虑?那么当时耐克的商业人员对暴露气垫这一设计特别担忧的是什么呢?
Tinker Hatfield:总的来说,他们都觉得这种设计太新奇了。对真正好的设计,你要么爱它要么恨它,这里没有中间立场。如果人们对你的设计感到不好不坏,就说明你做的还不够,说明你的设计只是保持重复现状。这可不是我要做的工作,我绝不想做一个那种只会保持现状,创造一件又一件平庸之作的设计师。  
Complex:那么看到二十年后Max 360这种完全暴露的气垫成为商业推销的卖点和大规模的合作项目是不是感到很讽刺呢?
Tinker Hatfield:不是,我倒觉得这是合乎逻辑的。既然最初的Air Max完全成功了,人们现在都很喜欢这种设计,那就应该持续不断地发展,突破新的极限。我想早在八十年代中期我们最早开始设计那些最初的前卫科技运动用品的时候,我们已经想到了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制作完全是气垫而不需要泡沫中底的鞋了。技术的进步和人们的适应已经用去了很长的时间,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在市场上看到Max 360这种鞋了。  
Complex:耐克公司创始人之一Bill Bowerman是你在俄勒冈大学的田径教练,你是因为认识他的原因才想进入耐克公司的吗?       
Tinker Hatfield:是的。当时我作为一个新人加入俄勒冈大学田径队,同时也是建筑学院的学生——这很少见,因为建筑学院的学生通常没有太多业余活动,建筑学本身就占据了所有时间,建筑学院根本没几个运动员,而我决定要改变这种情况。Bill Bowerman注意到了这一点,感到很高兴。他当时拿手下的运动员当自己最早设计球鞋的试验品,我很快成了他最喜欢用的试验品,因为我有绘画基础。我可以通过绘画和注释使他更好地得到对新鞋穿着感受的反馈。  
Complex:谁对你的成功起了更大的推动力和压力?Bill Bowerman还是Michael Jordan?  
Tinker Hatfield:你知道吗?我要说的是第三个人:Phil Knight。他的作用比任何人都大。Bill Bowerman更大程度上还是一位传统的优秀教师,他使人们做好准备迎接成功,而Phil Knight和 Michael Jordan则对人们的表现有很高要求,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良师益友。Phil Knight总是要求每个人做到最好,另一方面他又对下属非常信任。很多时候他并不理解设计师的意图或营销人员的广告策略,有时也不了解工作的进程,但是他对下属总是非常信任,如果你要求的话他还能给你更大的发挥空间,所以我觉得他的作用更重要。  
Complex:你的灵感来自各个方面,你在设计运动鞋时实现过程最复杂的灵感来自何处呢?  
Tinker Hatfield:一台割草机。  
Complex:真的?  
Tinker Hatfield:一台手推式割草机,设计得非常漂亮,它确实为设计Jordan 11代提供了重要的灵感,因为割草机必须要足够强悍。你要把它推过草地,可能会撞上房屋,可能会撞上篱笆,所以割草机的四周边缘必须结实耐用。而上方可能并不会受到这种强烈的撞击,所以可以设计得更有乐趣,这就是那台割草机设计的特点。然后我发现了高级的漆皮,这种材料不只闪亮,同时也强韧耐磨富有韧性不怕刮擦不会破裂。它使我想起了那台割草机的设计,底部的边缘应该足够结实,适应各种情况。我决定了使用这种漆皮作为鞋边缘的材料,这样鞋子也会同样结实。漆皮确实是一种性能优秀,特别适合篮球鞋的材料,不过人们更注意的是我使篮球鞋闪闪发亮,因为这种材料太惹眼了。我把设计图拿给Michael看,他头一句话就是“太棒了,这才是我要的东西,你太棒了”
Complex:他对这双球鞋很满意。  
Tinker Hatfield:我们把一双新鞋拿给他,说:“千万不要穿出去,因为我们四个月之内还没办法在市场上提供现货。”结果他穿着这双鞋去打季后赛了。解说员Ahmad Rashad在场边拿着麦克风告诉全世界Jordan退役复出后又回到季后赛了,然后就给了他的球鞋一个大特写。我正在电视前看着,大喊一声“不是吧?”但是最后事情又好玩起来了,因为我们本来以为“完了,人们到下个赛季时才能买到这双鞋,他们一定很生气而失去购买意愿了。”但是这双鞋的设计确实够好,人们保持了强烈的购买欲,当美国各地的商场到货的时候,人们都疯了。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商场门口一大群人整夜等着,发售日商店一开门他们就冲进去买鞋
Complex:那么Jordan 3代的设计过程对你和Jordan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Tinker Hatfield:我在设计Jordan 20代的时候问过他“你当年为什么决定留在耐克呢?”他想了想告诉我“那双鞋真酷,我一看到它就很激动。”其实3代的样品出来时我们和他有一次会谈,Michael来晚了,而且当时脾气很不好。他几乎已经离开耐克了。但是会谈后他父亲把他叫到一边因为他迟到责备他,并告诉他以后再也不准在会议时迟到了,这种行为很失礼。老先生还说“儿子,如果你继续跟耐克合作就能得到稳定的收入,而要是和别人出去重新创立一个品牌则有很大风险会失败。”我相信父亲的忠告才是Jordan最终选择留在耐克的根本原因。我当时在场,但没跟耐克的管理人员说这事,因为我要让他们以为这都是我的功劳,哈哈哈!  
Complex:在芝加哥,编辑开会的时候我们听说Jordan对10代的事很生气,因为他没有看到最后的实际发售版,耐克就开始销售了。在球鞋设计方面他控制欲这么强吗?  
Tinker Hatfield:我想他对产品确实有非常活跃的兴趣。与其他大部分运动员不同,他确实很喜欢坐下来参与产品的设计过程,给产品打下属于自己的印记。我觉得在这方面他是独一无二的,这不能叫做控制欲强,而是对自己参与的事情都保持着责任心和自豪感,这也是他在篮球领域内取得伟大成就的原因。他做了充足的准备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球员,他并不是只靠自己的天赋,而是靠着不懈的努力。  
Complex:是的。  
Tinker Hatfield:当设计Jordan 10代时他正在退役期,离开了篮球场。耐克的大多数人都被告知他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以后再也不会有新的Jordan鞋了。我当时什么别的事都不做,全力设计这一双鞋,而Michael却忽然决定去小联盟打棒球。我的思路可以说困住了,因为他退役了,人们写了很多关于Air Jordan的事。但是在这一关键时刻我却失败了,因为当时我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设计材料,也没有旅行的预算和其他的资源。我真的没能像他还在打篮球时一样得到足够的时间和努力与他交流。  
Complex:很有意思。  
Tinker Hatfield:就这样,那双鞋被设计出来了而他没有足够地参与。我曾经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找到他开了个会,当时设计还没完成。Michael确实一直没看到这双鞋的实物,直到我确定了市售生产版。在这之后,我们又发现他发表声明要复出打篮球。我们想“不妙,最好给他看看他的新鞋。”我们给他看了,他说不喜欢。他不喜欢任何部分,他的唯一评论是:“我不喜欢,你们得改样子。”我说“改不了了,工厂已经生产了。”他接着说:“好吧,要是这鞋卖得不如9代好,责任可都得你自己负的。”哈哈!我第二天紧急给公司打电话,做了一次“紧急修改”,就是说我们在已经生产了一半的情况下改变了设计。我们把球鞋的细节修改成了他喜欢的样子,最终他终于喜欢10代了,但这是经过了紧急修改的结果。我当时吓得要死,真怕他让我个人为这次的事件负责——那可是一大笔钱呢。  
Complex:为什么你在设计Jordan 15代之后退出呢?  
Tinker Hatfield:当时它并不一定就是我设计的最后一双Jordan鞋,但我坚定地相信如果你明智的看待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该了解自己什么时候该找接班人了。我当时完成了15代的设计,它被认为太前卫了,人们不太接受,我心里想“好吧,我是到时候找个人薪火相传了,至少也该找个能接手这个系列的人。” Wilson Smith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了我的接班人。他设计了16代,我只是在概念设计时帮了些忙。我真的想找到一个好的接班人,把这个系列永远延续下去,不管我本人还能不能参与,而且我当时健康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一定要确定有人能延续这个系列。所以16、17、18每一代都有一些改变。我在设计时都帮助参谋了,但是一直没有做首席设计师工作,直到20代。  
Complex:在23代中你又有什么全新的尝试呢?  
Tinker Hatfield:23代中有很多创举。我们组织了一个优秀的科技团队,付出了Jordan系列最长的设计研发时间。实际上,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了制造球鞋的过程,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用到胶粘剂。绝大多数的运动鞋是胶粘到一起的,用压力使其成型,需要很多强化材料。我们决定要摆脱这些化学合成材料,完全使用可再生材料制造。这是我们决心开创的新事业:从根本上改变运动鞋产业。我的理论是:如果你能在制作Air Jordan时做到这一切,那么你就能在任何鞋上做到这些。它更轻更薄更舒适更合脚,而且我觉得这双鞋的细节是我们所能在篮球鞋上实现的最美丽的东西。  
Complex:你看起来像是一个非常严肃认真低调保守的人,你觉得那些Hip-Hop风格的人发现自己最喜爱的球鞋是你这样的一个人设计的会不会很惊讶?  
Tinker Hatfield:哈哈!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Complex:不过似乎现在很多Jordan系列球鞋的鞋迷都是Hip-Hop风格的青少年,而你却是严肃认真低调保守的人。  
Tinker Hatfield:哦,我总觉得那是一件好事。我是从运动员场上穿着和日常美观的两方面设计球鞋的,球鞋的实际运动性能和球鞋文化与外观双方面一直都是我很关注的。我觉得这是两方面的结合,而对我个人来说最酷的东西永远都是性能最优秀的那个。  
Complex:Bape现在很流行,他们在球鞋方面是靠仿造Air Force 1起家的,你对其他品牌模仿耐克的设计有什么看法?  
Tinker Hatfield:那些倒不能说是假货,算是一种奉承拍马吧。我觉得就长远角度来说,这种行为完全是在伤害运动鞋设计行业。我觉得我们现在在推销新设计的产品时比那些复刻的老产品有更大的难度。好产品一次又一次的复刻,人们也都欣赏这些复刻,因为他们感觉自己也参与了这些产品。我得承认我自己的鞋柜里也有很多限量版的Air Force 1、Air Jordan和Air Max系列运动鞋,我觉得穿这些东西真的很有意思,你选择这些鞋时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个人的品味,更不用说现在还有耐克iD业务了。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非爱即恨的事情。我可以说是厌恶这种事的,因为它使得让人们接受全新的设计更困难了,因为人们太喜欢原来的老式设计了。不过看到人们如此喜爱以前的设计也挺酷的,特别是想到这些设计中有很多是自己完成的。对我来说这是对自己设计生涯的回顾,也是在激励自己以后做出更优秀的设计作品。  
后记:Tinker Hatfield对于我们这些乔丹迷来说只能是崇拜和尊敬,也希望中国能有越来越多的球鞋设计师设计出更好的球鞋让我们刮目相看。还是那句话:球鞋是一种态度。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